主页 > 合作专栏 > 医疗 > 代孕 >

中国每年约千人赴美代孕 无法可依,别信“包成功”

时间:2015-05-06 13:3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中国每年约千人赴美代孕 无法可依,别信“包成功”

制图/杜卉

羊城晚报记者 孙毅蕾

    单独二胎放开,申请率低于官方预期。有的人能生不愿生,而有的人,则费尽周章地出国生孩子。

    来自广东顺德的吴晓玲(化名),启动了她和丈夫的二胎计划。但是,久盼的二胎新政来得有点晚,46岁的她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数次流产后医生告知她不适合再怀孕。为了再次求子,她来到上海,与和他们夫妇有同样需求的同道中人在小圈子里互通有无。去美国做代孕,进入她的视线。如今,在尝试人工干预妊娠的家庭中,去美国做试管婴儿甚至代孕,正悄然增加。

    不想偷偷摸摸生孩子

    吴晓玲说,她想去美国代孕生娃,因为只有这条路不用偷偷摸摸,她希望她的孩子来路清白。

    在国内,代孕不合法。饶是如此,武汉、深圳等地地下代孕中介活跃。记者从多家地下代孕机构了解到,最近几年,经营比较好的机构业务增长率都在30%以上。

    但是,由于不合法,吴晓玲无法确知代孕母亲的疾病筛查和身体健康状况,对代孕母亲的家庭背景、家族病史、身心健康也无从了解,更别提合作代孕的小诊所提供的医疗技术和保障。

    吴晓玲不得不走上一条国外试管代孕的道路。他们夫妇多方打听,最先想到了去泰国。但是一则《日本富豪泰国代孕9个孩子》的新闻,让他们确认这条路也不合法。《曼谷邮报》在报道这则新闻时提到,泰国目前只有泰国医学委员会的《行为准则》有针对代孕的规定。这项1997年拟定并在2002年修改的准则规定,禁止有偿代孕,只允许精子或卵子来自代孕者亲属的代孕行为。

    代孕目的地锁定美国

    因为同样的目标,吴晓玲认识了彭迪(化名)。

    彭迪已经在美国开始了代孕,他的宝宝将在今年5月降生。选择美国,因为那里有四个州对代孕放行,并从法律、医疗、服务等多个方面提供保障。他还发现有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做代孕的诊所和服务机构进行定期的数据收集、分析和评估。

    彭迪在一家非营利组织上面,选择了排名第一的专业服务机构咨询。然后根据他们的推荐,结合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官网、官方辅助生殖协会上的资料和排名,选择了俄勒冈州的一家医院来执行代孕。

    彭迪和伴侣与代孕妈妈在双方律师见证下,签订了正式的法律合同。最近几个月来,他们几乎每周都会收到代孕妈妈的邮件和照片,彼此分享迎接新生命的喜悦。

    “我们的孩子出生后,律师会办理孩子的出生证明和美国护照,新生儿的法定父母权依法判给我们,出生证明上的父母一栏将是我们的名字。”彭迪说,而他们需要支付的费用,则通过信托账户按怀孕进度分月支付。

    中国每年约千人赴美代孕

    彭迪的经历,让吴晓玲再次燃起希望。

    去百度上搜索“代孕”,会出现许多地下代孕的中介机构。而有中介机构做过估算,最近两年,每年在美国出生的经过人工干预妊娠的中国孩子,大约有1000名。当然,确切数字可能永远是个谜。

    这些人中间,相当一部分人选择了代孕,也有很多人选择购买卵子,这些都很难在国内合法做到。一位中介人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纯粹去美国做试管婴儿的比例不多,主要因为相比国内的医院价格太贵。采访结束后几天,吴晓玲决定,追随彭迪的脚步,投入那每年1000名的洪流中。

    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医学博士约翰?海斯拉,是美国生殖医学方面的顶尖权威。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他分析,全世界包括法国、以色列、中国、意大利等国家想要做试管婴儿的人,舍近求远去美国求医,还因为美国的试管婴儿技术普遍水平比较高。

    新型的染色体全面筛查技术(Comprehensive Chromosome Screening,简称“ CCS”)利用了比较基因组杂交方法,对46根染色体进行逐一细查,从而提高着床成功率。海斯拉博士所在的生殖医学中心拥有独立的基因部门,是全美为数不多的拥有内部遗传学专家、基因筛查实验室的顶尖生殖医学中心。根据他们从2010年开始的CCS操作数字统计,排除掉染色体问题后,高龄女性同样有很高的妊娠成功率及胎儿活产率。

    代孕妈妈面试通过率不到一成

    正式签约前,彭迪和他的伴侣需要过律师和心理医生的两道关。其实,整个流程中的参与者,包括捐卵者、代孕母亲和准父母,都需要经过这两关。

    “心理医生会对我们进行心理辅导,沟通在辅助生育过程中可能遇到的焦虑情绪并指导如何对待。他甚至会问我们,以后打算如何告诉孩子他(她)是怎么来的,打算如何跟亲朋好友介绍这个孩子,打算如何规划时间和金钱来抚养孩子……”彭迪说。

    比较费时的是寻找代孕妈妈。据称,中介机构会一对一与准父母了解对代孕母亲的个性化需求,然后会帮他们在当地媒体上发布征集代孕妈妈的广告,随后会对候选人进行面试(通过率5%-7%),最终将合格的候选人给到准父母面试。

    此时律师和心理医生又出场了,他们评估、核实应征者的心理、家庭、工作状况。“我们最终选择了一位实习护士,她做代孕是为了赚钱以后去进修更好的学位,获得更好的工作。她生过一个健康的宝宝、目前在抚养自己的孩子、通过专业心理医生评估、没有传染疾病(丈夫也需要检查)、本人和家庭成员没有犯罪背景和民事诉讼记录、家庭环境良好。”彭迪告诉记者。

    国内技术不差但限制多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部生殖医学科主任吴煜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单纯从技术上说,国内的试管婴儿技术并不比美国落后多少,但是从应用方面来说,有一些限制。

    她介绍,国内一些顶尖医疗机构,也可以对试管婴儿胚胎进行染色体筛查,并且筛查的实验室技术可以支撑胚胎发育到第5天再进行切片。不过,染色体筛查在我国有一些法规限制,比如不能筛查性别,实验室胚胎培养,一般也只培养到第三天。

    吴晓玲辗转广州和上海的医院,想让医生为她做试管婴儿时做CCS筛查,但是国内这项技术基本只针对有明确遗传病指征的人,她不符合条件。

    捐卵捐精方面,2001年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颁布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开展只能用于确实证明无法自然受孕的夫妇,有需要的夫妇可以通过捐献获得卵子和精子,但“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

    然而,正规途径的捐精捐卵需要排队等候。实际上,目前国内难以从正规途径获得卵子。吴煜透露,捐卵一般只是同一个病房里面,同样做试管婴儿取卵的人,如果有人的卵子多出来,可以通过医生协调,考虑捐给需要的人。但其实很少有人愿意给别人,因为自己的卵子再多,也希望都能用上。

    赴美代孕

    成本高昂

    无法可依

    尽管看上去很美,但有专家指出,去美国代孕或做试管婴儿,时间、金钱成本非常高。彭迪的代孕方案,包括购买卵子、支付代孕母亲的费用,总花费接近100万元人民币。如果采用自己的卵子和精子,只是做试管婴儿,一套流程下来,花费也要20多万人民币。

    除了成本高昂以外,还有一些细节也存在风险。

    海斯拉博士指出,任何试管婴儿手术方案,都需要量身定做。没有人能百分之百保证成功,那些开出高价承诺去美国“包成功”的黑心中介不可信。

    吴煜提醒,不同人种对促排卵药物的反应有很大差异,针对中国女性对促排卵药物的反应,国内医生也许更有经验。

    此外,即使在美国有四个州代孕合法,但是中国法律仍然没有认可代孕合法的相关规定。去美国做代孕,孩子的出生证明可以在律师协助下写上中国父母的名字,可以入美国籍也可以回国入中国籍。但是,在国内代孕仍然属于灰色地带,选择出国代孕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更何况,目前中介机构鱼龙混杂,如何确保不被黑中介“坑”,也很考眼力。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李嘉欣老公带儿子逛商场 父子相貌神似(图) 下一篇:我国将开展专项行动打击代孕
罗田热图 更多>>
热门新闻 更多>>